1122705251_15241000003301n.jpg

无缘冬奥会 俄47名运动员及教练员上诉遭驳回

  2月9日,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选手塔拉索娃(上)/莫罗佐夫在花样滑冰团体名目比赛中。新华社发

  央视五套直播

  浙江在线2月10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宗倩倩)平昌冬奥会于9日落幕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当日驳回了47名期望参加平昌冬奥会的俄罗斯运动员和教练员的上诉请求,连续数月的关乎这些人冬奥命运的争论与纠结临时告一段落。

  因为涉及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时期使用兴奋剂,这些运动员与教练员被国际奥委会剥夺参加奥运会的权利,他们也就此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。

  这些运动员中,就包括了短道速滑名将、冬奥六金王安贤洙(现名维克多·安)。7年前,因与韩国冰协闹翻而插手俄罗斯国籍的安贤洙,也最终无缘本届在韩国举办的冬奥会。

  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公布会进行了不到5分钟,留下了绝望的俄罗斯记者们。更绝望的自然仍是那些运动员,甚至有些运动员抱着这最后一丝希望已经赶到了平昌,但功亏一篑。

  俄罗斯国家队因禁药事件全体被禁止参加平昌冬奥会,只有部分被证明“明净”的运动员可以

呐喊以“来自俄罗斯的奥运会运动员”(OAR)身份出征。截止目前,共有168名“来自俄罗斯的奥运会运动员”将参赛。

  9日下午的冰壶混双单循环赛第四场,中国队的敌手就是两位来自俄罗斯运动员。

  这是一对颜值相当高的冰壶运动员。但他们在此届奥运会上,只能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,背地印着“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”字样,胸前的俄罗斯国旗也被此字样代替。在所有的秩序册、比分牌上,他们不再是RUS,而是OAR。

  据悉,国际奥委会在12月份约请明净的俄罗斯运动员参加平昌冬奥会时,俄罗斯国家队已经来不及为每个人制造新的行李包了,许多运动员只能用绝缘胶带把行李上的“俄罗斯”标记缠了起来。

  落幕式上,俄罗斯运动员也将以“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运动员”身份,在奥林匹克旌旗下入场。如果俄罗斯运动员博得金牌,他们不能接过粉丝的俄罗斯国旗来庆祝。而在领奖台上,也不会涌现俄罗斯国旗和国歌。

  国际奥委会的裁决还禁止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公布挑衅言论,也不许可他们在奥运村吊挂俄罗斯国旗。一名俄罗斯雪橇运动员马克西姆·安德里亚诺夫表示,他连在本身的房间里都不敢吊挂国旗,他说“以防被人从里面看到。”

  这些俄罗斯运动员势必是本届冬奥会的一群特殊人物。没有代表国家形象的任何标记,他们将默默在心里为本身的本籍而战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bahadil.com